史岱菲尔德的巴赫英气又妩媚,有争议也有生命力

史岱菲尔德的巴赫英气又妩媚,有争议也有生命力

时间:2017年1月23日  稿件来源:澎湃 记者:廖阳


很多人都能弹巴赫,但真正能将巴赫嵌入灵魂深处的演奏者寥寥无几。不管是初学者,还是有很高造诣的钢琴家,巴赫都让演奏者们爱恨交加。


现年37岁的德国钢琴家马丁•史岱菲尔德,被认为是巴赫音乐首屈一指的诠释者。


1月22日晚,史岱菲尔德来到上海,以一场“纯粹巴赫”钢琴独奏音乐会为上海音乐厅2017新乐季揭幕,也为观众带来了耳目一新的巴赫。演出现场,上海观众对巴赫音乐表现出了热情,演出门票不仅售罄更是开卖了加座。


舞台上的史岱菲尔德是享受的,弹到尽兴处,他的身体会往后仰,左右荡一圈,优雅地划出一个半圆。在业内人士看来,他的巴赫触键干净,声部清晰,在爽朗的英气中透着一种女性般的妩媚。


史岱菲尔德以一场“纯粹巴赫”钢琴独奏音乐会为上海音乐厅2017新乐季揭幕。


22岁那年,史岱菲尔德在莱比锡国际巴赫钢琴比赛上夺冠,轰动一时,作为该赛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冠军得主,他终结了这项顶级赛事连续十四年在一等奖上的空缺。


2004年,史岱菲尔德发行了首张独奏专辑——巴赫《哥德堡变奏曲》。这张专辑常被乐界拿来与格伦•古尔德1955年的传奇之作相提并论,而他本人亦被誉为“古尔德二世”。


录《哥德堡变奏曲》时,史岱菲尔德坦承受到了古尔德的影响,“年轻时,我很喜欢古尔德的版本。他的演奏很容易受年轻人欢迎,因为风格新鲜、清新,还有一点女性化,给人年轻的感觉。”


《哥德堡变奏曲》为史岱菲尔德带来了第一座“古典回声奖”(德国最著名的音乐奖项)。2005年、2007年、2008年,他又连续三次获得此奖,演出邀约遍及全球。


这些年来,史岱菲尔德一直以演奏巴赫行走江湖,名动乐坛。


史岱菲尔德说自己与巴赫的音乐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密感:“巴赫是我理解和感受音乐的基础,是一个为我奠定了音乐基石的作曲家。”


昨晚的音乐会上,史岱菲尔德带来了三首巴赫作品——《恰空》《腓特烈二世主题卡农变奏曲》《哥德堡变奏曲》,有趣的是,史岱菲尔德均对它们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改编,深刻烙上了个人的印记。


《恰空》原是巴赫《第二无伴奏小提琴组曲》的第五乐章,史岱菲尔德将这首小提琴艺术发展史上不可多得的珍宝改编成了钢琴曲;《腓特烈二世主题卡农变奏曲》是巴赫《音乐的奉献》一曲的改编版,史岱菲尔德为此曲自创了前奏曲与终曲;《哥德堡变奏曲》则是巴赫键盘艺术的巅峰之作,史岱菲尔德将之与巴赫《14首卡农套曲》做了整合重组。


值得一提的是《哥德堡变奏曲》。这部作品创作于1741年-1742年,集合了巴洛克时期欧洲多种舞蹈音乐的元素,涵盖了巴洛克时期键盘作品的技术手段,宛若一匹人人都想驾驭的“战马”:全曲共分32段,巴赫以写给妻子的一首萨拉班德舞曲为主题,发展成30段变奏,主题再现于最终一章节,首尾呼应。


《14首卡农套曲》约创作于1747-1748年。1974年,该作手稿在法国的斯特拉斯堡发掘,一同被发掘的还有一套巴赫修订过的《哥德堡变奏曲》,可谓近几十年来巴赫研究最重大的发现之一。两部作品有极为密切的关联,同为G大调,且14首卡农套曲皆是基于《哥德堡变奏曲》主题——低声部的前八个音展开。


“很显然,巴赫并没有结束思考《哥德堡变奏曲》带给他的所有可能性。”史岱菲尔德解读。


此前,也有钢琴家录过《14首卡农套曲》,但顺序是先录《哥德堡变奏曲》,再录卡农套曲。史岱菲尔德则是将后者打散融入前者,比如,在《哥德堡变奏曲》的主题响起之前就用了一首卡农,一上来就给人听觉上的新意。
 

乐评人顾超当晚在音乐会现场。在他看来,史岱菲尔德改编过后的《哥德堡变奏曲》更像后现代波普艺术时期的“拼贴”作品,“他的演奏很有意思,速度很快,让人联想到古尔德处理此曲的手法,但他的音色,他对音量的控制、细节处理还是和古尔德多有不同:他处理得更冷静,更注重曲子的平衡度,尽可能在演奏过程中把这几十个片段连成一体,把它拉成一个平面呈现在观众面前。”


“熟悉《哥德堡变奏曲》的观众可能会不适应,但只有新的创造,才能给古典音乐带来新生的希望。”顾超继而解读,“不管怎么说,史岱菲尔德的巴赫绝不是标准版或权威版,而是一个当代钢琴家在阐述自己对巴赫音乐的理解,而且他是非常主动的,他是有自己想法并尝试去突破的钢琴家。这一点是值得鼓励的。”


史岱菲尔德确实热衷于改编巴赫,而之所以尝试改编,缘于有一次他想弹巴赫的某一部作品,但那部作品并不是为钢琴而写。


“比如巴赫的大多数管风琴作品。”史岱菲尔德直言,音乐家在演奏巴赫时,不必拘泥于某件特定的乐器,“当我们想用其他乐器改编他的作品时,我想巴赫会同意的,因为他自己也喜欢那样做。”


改编的另一重原因在于,“古典音乐会不能只给观众意料之中的东西,如果观众听到的只是重复,不能激起新的思考,古典音乐会丧失生命力,会枯萎,会死亡。”


所以,他坚持要给那些耳熟能详的古典作品注入新的想法,所谓熔炉重造,建立起自己的风格,“改编对我和观众来说都是很大的挑战,当然不可能所有人都会喜欢,甚至可能带来争议,但争议和辩论才会带来生命力。”
 

除了改编带来的新意,演出现场,上海观众对巴赫音乐的热情也颇值得关注。


一直以来,巴赫的作品都以冷静、睿智、思考性著称,不像一些浪漫主义作品那么热闹、煽情、容易感动人,然而,上海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对巴赫和巴洛克时期作品却很有反应和共鸣。现代年轻人都向往在忙碌的都市生活中寻求内心宁静,而巴赫,正好迎合了这种趋势和需求。


首次来上海开音乐会,史岱菲尔德最兴奋的是看到了中国人对古典音乐的浓厚兴趣。他说,相比之下,德国作为古典音乐大国,对古典音乐的重视却在下降:不仅观众年龄层偏老,学校教育空间不足,很多年轻人也不再了解古典音乐。


“和其他音乐形式比起来,古典音乐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还有那么多人对古典音乐感兴趣,这让我的工作也变得更有意义。”史岱菲尔德说。



订票电话400-8918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