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音乐厅乐无穷系列三场音乐会融贯东西 新评弹演绎苏轼词 德彪西幸会杜丽娘

上海音乐厅乐无穷系列三场音乐会融贯东西

新评弹演绎苏轼词 德彪西幸会杜丽娘


时间:2017年2月17日  稿件来源:新闻晨报 记者:殷茵


 怎样用评弹演绎苏轼名句“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弹钢琴的德彪西与唱昆曲的杜丽娘相遇,会产生怎样的火花?今年3月,上海音乐厅2017音乐季品牌项目“乐∞”(乐无穷)系列将以三场音乐会,打破观众对于中国传统文化与西方经典艺术的固有印象,展现音乐的无穷可能。昨天下午,三场音乐会的主创——评弹艺术家高博文、钢琴家顾劼亭、青年笙演奏家张梦与记者分享了自己对于音乐创新的理念与想法。


  现场,高博文的一句话,说出了三位参与此次“乐无穷”系列的艺术家的心声:“爵士也好,摇滚也罢,跨界,并不是发展的必然方向,而是为观众提供新的选项。”


  评弹跨界爵士
    用吴侬软语说诗词

  身着长衫,手执三弦,吴侬软语,风雅自现。源于苏州、兴于上海的评弹,对于一些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上海小囡而言,也许是童年时代萦绕在耳边,不想不念亦磨之不去的旋律。如今,这群孩子长大了,生活离评弹越来越远,上海评弹团副团长高博文却想把他们拉回来。于是,就有了3月35日的“古韵新弹——高博文和他的朋友们新评弹音乐会”。他将传统评弹融入到世界通用的音乐语言中,以爵士乐的和声色彩、复合节奏和即兴演奏的方式为基调,让古老的评弹艺术与当代的世界音乐语言相互包容、倾听、对话,改编后的评弹经典唱段《情探》《莺莺操琴》《道情》《书房自叹》《天涯歌女》等,将焕发出崭新的活力。高博文还将时下大热的诗词元素融入音乐会中,用诗词配上评弹的曲调,以爵士的风格来呈现,如苏轼的《水调歌头》、张继的《枫桥夜泊》等。“现在时代飞速发展,观众也更加细分,传统戏曲必须吸引更多年轻人的喜爱。所以我就想是不是可以做一些音乐上的嫁接和混合。”


  传统评弹是一个人自弹自唱的艺术,但爵士乐的加入,让高博文找到了“队友”,“以前,渲染情境全靠自己,现在有爵士乐伴奏,就更容易走到人物的情境中去了。”但乐队有时也会给他出难题,以往,他可以一个人掌控全场,全凭即兴发挥,“想唱什么调就什么调,每一遍都不一样。但跟着音乐会走的时候,一开始就很痛苦。”好在,爵士乐也很灵动,高博文和乐手们不断对碰、磨合,“有时候我想拉一点,催一点,他们也会有默契的配合,有必然的部分,也有自由的部分。”


  会否担心如此跨界让传统的评弹观众无法接受?在高博文看来,这本就是一场为年轻观众定制的演出,“曲艺本来就是因地制宜的,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在茶馆里,我可以穿上大褂,和老观众说上三小时的传统评弹;在音乐厅里,我在舞台上游走,自由地把过去文人吟诵那种酣畅的感觉找回来。同时,我也希望借此吸引更多的年轻观众对评弹产生兴趣,继而去了解传统评弹。”



  钢琴跨界昆曲
    让德彪西“遇上”杜丽娘


  高博文口中的年轻观众,也许就包括旅法钢琴家顾颉亭。从小在苏州长大的她,就是听着评弹和昆曲长大的,“小时候耳濡目染,虽然不是很懂,但这些音调一直在脑中回荡。”再到后来,她开始学习钢琴,一听到德彪西的音乐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3月18日,她将以“当德彪西遇上杜丽娘(音乐会版)——顾劼亭钢琴昆曲音乐会”,让钢琴和昆曲来一场打破时间和空间的相遇,“之所以选择杜丽娘,是因为她身上向往爱情和自由的性格,是我眼中东西方文化可以触碰到的一个共通点。”整场音乐会分为四幕,诉说的是一个梦中梦——由女钢琴家扮演法国音乐家德彪西,在他的音乐中与汤显祖笔下的杜丽娘相遇,他们化作钢琴和昆曲,说浮生若梦,言年华似水。




  民乐跨界西方音乐
  从笙乐到电子乐打击乐

  在3月11日“绘笙汇瑟——张梦演奏与作品音乐会”上,青年笙演奏家张梦将用多视角的演绎形式,呈现自己多年来对笙这一中国古老民族乐器的理解,让观众看到原来笙还能这样玩。除了传统“笙乐”,张梦将着重呈现笙与电子乐、多媒体、打击乐、混合室内乐等的跨界融合。“只有让观众了解到乐器的多面性,才能让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让更多人了解这个乐器”,张梦说。当然,他也没有忘记向年轻观众还原笙的本来面目,“我特别选择了两首传统曲目,一首《秦王破阵乐》让人听到笙的壮烈,一首《小河淌水》将展现笙的柔美。”



订票电话400-8918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