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乐自然之美重拾久违惬意生活 “玲珑”奏国乐 国乐听“玲珑”

民乐自然之美重拾久违惬意生活
“玲珑”奏国乐 国乐听“玲珑”

时间:2017年3月2日  稿件来源:新民晚报 记者:朱渊


  今年,“玲珑国乐”将展开第二季,“馨忆”团队特别打造了“曲从何来”系列。“就像诗词热会引发国学潮,《我在故宫修文物》会带动书画热,中国传统文化从来不是孤立存在。”寻到了传统文化、艺术中的内在关联,“馨忆乐团”年轻行政总监戴德岳说:“我们将在‘玲珑’第二季中,把民乐同器乐、戏曲、声歌、诗词等结合,以不同的文化视角,多元展现国乐的丰富和浩瀚。”


  一把二胡、一支竹笛、一张古筝,或轻巧独奏,或两三合奏,就能呈现一个精美雅致的民乐空间。由上海音乐厅携手上海民族乐器一厂创立的“玲珑国乐”品牌,诞生仅一年,就让许多普通观众路人转粉。


  昨日,在“玲珑国乐”的“周岁宴”上,主创之一的上海馨忆民族室内乐团年轻的行政总监戴德岳,在被问及圈粉秘诀时,大方透露:“不刻意迎合讨好,以民乐自然之美,给到观众久违的惬意,引领新的生活方式。这就是秘诀!”


  路人转粉  追捧一年


  自2015年10月起,每月第一个周日下午2点,在音乐厅“音乐立方”小厅内,都会有一台精巧别致的小型民乐演出。这一由上海音乐厅携手上海民族乐器一厂联合制作,上海馨忆民族室内乐团演出的“玲珑国乐”,不同于单纯的民乐演出,以精致玲珑的形式,时尚青春的概念,寓教于乐的互动,重塑民乐。


  “乐器虽玲珑,意境却深远。”是“玲珑国乐”给到许多粉丝的第一印象。昨日,特地请假赶来为“玲珑国乐”庆生的乐迷林艳菲,回想初遇“国乐之美”的情景,依然清晰:“最初是在看徐静蕾《一个陌生女人来信》时,被开场那段‘琵琶语’惊艳了。之后在网上搜索国乐演出,才辗转了解了‘玲珑国乐’,听完第一场就感觉发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瞬间转粉。”


  除了正式演出,音乐会前的小型“民乐博览会”,也是不少国乐“白丁”趋之若鹜的原因。昨日,专程赶来的乐迷彭怡芳说,最喜欢音乐会演出前的小展览,不但有传统民乐乐器的展示,还可亲身参与制作。“‘花样年华’里二胡、琵琶及结构分解版、老红木限量版流水式二胡和中阮、古筝小部件现场制作等,让人印象深刻。”彭怡芳说,其实最初是陪着孩子来“触摸”传统魅力的,摸着摸着,自己也入了迷。如今最让她烦恼的是:“每月就一次演出,偶尔有事错过,就得再等一个月,太磨人。”


  与其迎合  不如坚持

  很多人好奇,总说传统民乐处于边缘化,何以“玲珑国乐”能够收获铁粉。戴德岳笑说:“大众对传统民乐,存在一定误解。民乐虽然没有流行音乐那么畅销,没有高雅音乐那么昂贵,却也有自己的位置。”他感慨:“以往我们都把民乐想得太‘清高’,但其实它是十分亲民的,我们要做的就是让民乐回到人们身边。无须刻意迎合讨好,坚持民乐自然之美,就能让人们发现,这才是更舒适惬意的生活方式。”


  误解,不仅存在于大众对传统民乐的态度,也存在于民乐演奏家们对大众审美的认识。“玲珑国乐”最初设置曲目时,为符合现代观众的赏乐习惯,担心冷场,乐团每场都会安排“彩蛋”,运用时尚元素,改编当下热点。确实,彩蛋带来了不错反响。譬如,去年5月推出的国乐版迈克尔•杰克逊 《犯罪高手》,现场演出效果火爆,在B站(Bilibili,国内最大的潮流文化娱乐社区)上也有可观点击量。可随着演出的推进,戴德岳惊讶发现,和“彩蛋”相比,观众反而更期待那些原汁原味的最传统的民乐曲目:“可见,传统是扎根在人们心里的那颗种子。我们要做的,就是坚持施肥,等它抽芽。”


  当然,在做好做精传统的同时,好像《犯罪高手》那样的创意“彩蛋”也不会少。据悉,“馨忆”刚刚同B站签署授权协议,未来,那些精彩民乐如果现场没看够,亦能在B站上继续回味。 



订票电话400-8918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