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玲珑国乐”到“音乐午茶”,上海音乐厅以多种形式推广中国传统音乐 “出格”的跨界音乐会为何获点赞

从“玲珑国乐”到“音乐午茶”,上海音乐厅以多种形式推广中国传统音乐
“出格”的跨界音乐会为何获点赞


时间:2017年3月3日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记者:李君娜


用中国民族乐器演奏迈克尔•杰克逊的经典流行歌曲《犯罪高手》,在德彪西的钢琴曲中欣赏中国昆曲中著名人物杜丽娘的举手投足……这些看似“出格”的音乐跨界演出,在上海音乐厅获得了一片点赞声。


从“玲珑国乐”到“乐无穷”,从“家庭音乐会”到“音乐午茶”,近年来,上海音乐厅通过各种形式自主策划推广中国传统音乐。上海音乐厅副总经理方靓说:“推广本民族的音乐,是文化机构的使命和责任。”



  以民乐之美,给观众久违的惬意

每月首个周日下午2时,上海音乐厅“音乐立方”小厅内,一把二胡、一支竹笛、一张古筝等或合奏或独奏,构成了小而美的雅致民乐空间。


步入“玲珑国乐”音乐会,观众宛如进入了一个小型“民乐博物馆”。演出前,“音乐立方”小厅有二胡和中阮等传统民乐乐器展示,有古筝小部件现场制作,还有上海民族乐器一厂的老师傅给大家讲解乐器知识。音乐会在内容设置上,结合中国传统民乐器的特点,每一场都精挑两三件乐器展开,如“两根弦的奇迹”聚焦胡琴主题,“何以笙箫默”带观众领略中国传统吹管乐的魅力。每场音乐会设置“彩蛋”,民乐版的迈克尔•杰克逊《犯罪高手》就是“彩蛋”成果之一。主创之一、上海馨忆民族室内乐团年轻的行政总监戴德岳说:“我们不刻意讨好观众,只是以民乐之美,给观众久违的惬意。”


从2015年10月起,在上海音乐厅小厅“音乐立方”共出演12场室内乐音乐会和1场大厅精选音乐会。数据显示,12场室内乐音乐会共演奏曲目134首,演出形式满意度达100%,曲目安排满意度为97.06%。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12场下来,“玲珑国乐”的票房不断飙升,购票人群中除了原来喜欢民乐的老观众,还出现了相当比例的年轻观众以及外国观众。在颇受年轻人拥戴的B站(Bilibili,国内最大的潮流文化娱乐社区)上,每场演出也有非常可观的点击量。2016年11月25日,“玲珑国乐”在上海音乐厅大厅演出精选音乐会,上座率达8成。


不止“玲珑国乐”音乐会,上海音乐厅的“音乐午茶”和“家庭音乐会”系列都把精选民族音乐纳入其中。方靓表示:“以家庭音乐会为例,每逢元宵、端午等传统佳节,我们会演奏民乐作品,教孩子们用彩泥制作琵琶等民族乐器,让这些中国的传统音乐元素走近年轻人和儿童。”



  民乐犹如城市客厅的一束鲜花

上海音乐厅2017第二季“乐∞”将视角投向中国传统文化与西方艺术的创新融合上。


3月有三场音乐会在上海音乐厅上演。其中,3月11日的“绘笙汇瑟——张梦演奏与作品音乐会”,通过中国古老民族乐器笙与电子乐、多媒体、打击乐、混合室内乐等的跨界融合,充分展现笙的表现力;3月18日的“当德彪西遇上杜丽娘(音乐会版)——顾劼亭钢琴昆曲音乐会”,用全新的方式阐释东西方文化、古典与当代艺术的共融;3月25日的“古韵新弹——高博文和他的朋友们新评弹音乐会”以爵士乐的和声色彩、复合节奏和即兴演奏的方式为基调,让古老的评弹艺术与当代世界音乐语言相互包容、倾听、对话。


这样的跨界创新,更多地是为了吸引年轻观众对传统音乐的关注,吸引他们走近并热爱中国民族音乐。“传统戏曲需要获得更多年轻人的喜爱,可以尝试一些新的多元玩法。”评弹名家高博文表示:“我们也一直在考虑和探索。我可以穿上传统大褂,在茶馆里和评弹的老观众说上三个小时;也可以在音乐厅,为年轻观众定制一堂这样的演出。”


三场演出中,最有可看性的或许是“当德彪西遇上杜丽娘(音乐会版)——顾劼亭钢琴昆曲音乐会”。整场音乐会分为四幕,诉说的是一个梦中梦——由女钢琴家扮演法国音乐家德彪西,在他的音乐中与汤显祖笔下的杜丽娘相遇。观众将在音乐会上领略昆曲《牡丹亭》中的精华段落和法国印象主义作曲家德彪西《沉默的教堂》《亚麻色头发的少女》《金鱼》《冥想曲》《月光》等10首美妙的钢琴曲。


民乐室内乐研究学者张晓东表示:“在多元化冲击的时代,怎样构建一种新的传统语汇很重要。”文艺评论家毛时安表示:“要让中国传统音乐在新的时代获得新的生命活力。上海音乐厅就像这座城市的文化客厅,民乐犹如城市客厅的一束鲜花,这束鲜花,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年轻人。”


订票电话400-8918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