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随诗心起,不再笙箫默

兴随诗心起,不再笙箫默
传统文化热潮引发沪上民乐演出火爆
时间:2017年3月3日  稿件来源:新闻晨报 记者:殷茵

  《见字如面》重温笺短情长,《中国诗词大会》 寻回诗和远方,《朗读者》 用人声绵延风雅……而在书信、诗歌、朗诵之外,中国传统的丝竹雅乐,也以更加温润的姿态,进入上海市民的日常生活:去年,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第一次选择民乐作为开幕演出,引发媒体热议;近日,成立一周年的“玲珑国乐”系列音乐会,也凭借小而美的形式,吸引了一堆粉丝,其中超七成是不到40岁的年轻人; 上海民族乐团也正在筹备将民乐与诗词结合的系列音乐会。


  民乐的逐渐升温令人欣喜,也引发思考:如何让传统民乐的机遇,重焕新生?如何让经典曲目,找到现代的表达方式?如何吸引普通观众,通俗而不媚俗?



  现象


  年轻观众成主力
  民乐也能小而美


  “我一直很困惑,西方艺术在沪上各大剧院很受欢迎。反而我们自己传统的民族音乐,似乎观众偏老龄化,每次推票都很难。”一年多前,上海音乐厅副总经理方靓和她的团队冒出了一个大胆的念头,能不能把音乐厅大厅下面闲置的一个小厅利用起来,让观众不仅聆听,更能观赏、触摸,近距离地感受民乐?当她把这个想法和上海民族乐器一厂及馨忆民族室内乐团提起时,大家一拍即合,“玲珑国乐”这个项目应运而生。自此,每月第一个周日下午2点,在音乐厅“音乐立方”小厅内,一把二胡、一支竹笛、一张古筝等,或两三合奏,或精致独奏,筑起了一片小而美的雅致民乐空间。


  演出前,厅外的门廊处,各种传统民乐乐器依次陈列,观众不仅可以了解每样乐器的名字、来历,学习民族乐器的保养方法,甚至可以参与到乐器的制作过程中。演出后,还可以留在现场,与台上的艺术家们聊聊感想,交流民乐学习的困惑。12场演出下来,观众达3754人次,其中40岁以下观众占到74%,甚至还有一些国外观众慕名而来。


  为了吸引更多年轻人走近民乐,上海馨忆民族室内乐团在编排节目时煞费苦心。除了每期一个特定主题、9首相关曲目之外,还会特别安排一个“彩蛋”,运用时尚元素、改编当下热点和流行曲目,并在音乐会中穿插关于乐器及乐曲的相关背景介绍。让大家充分认识到,民乐之美,不只在于音乐,还在于民乐背后的故事,以及民乐演奏者散发出来的恬淡之风,而这正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部分。


  探路
  贴近普通人群让民乐成生活方式

  不止“玲珑国乐”,近年来,几乎所有的民乐演出都将目光瞄向了跨界与创新。


  前不久,上海音乐厅的“乐无穷”项目中,青年演奏家张梦就着力于笙与电子乐、多媒体、打击乐、混合室内乐的融合。去年,第18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开幕演出《海上生民乐》现场,大提琴与二胡“梁祝谈情”,筝与舞“水墨交汇”,唢呐与电声“融贯古今”。


  在上海民族乐团团长罗小慈看来,“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审美,改编或者说跨界是一个时代必然的手段。如果总是抱着传统,不愿意改变,就不可能成为现代人生活的一部分。”馨忆民族室内乐团行政总监戴德岳也认为,民乐除了需要传承,更需要传播。既然“玲珑国乐”的初衷是普及与推广民乐,那么就应该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让更多年轻人知道。因此,在“玲珑国乐”的演出现场,观众是可以拿起手机拍照并转发到朋友圈的,“观众有分享的需求,我可以理解。听一场民乐音乐会,与其说是熏陶,我更倾向于这是一种生活方式。”


  “这个世界,不是大就是好,有时候小的东西也很美好。它的美好恰恰在于亲近感。”著名文艺评论家毛时安认为,民乐不同于西洋音乐,必须寻找新的生长点和生长空间,而小型化、沙龙化、室内化是很好的发展方向。


  思考
  创作创新要坚持
  传统根基需守住


  什么样的民乐演出最受欢迎?跨界项目固然新奇,但也有不少观众表示喜欢原汁原味,其中也有年轻观众。


  一年多的节目做下来,戴德岳惊讶地发现,相比于彩蛋,不少观众渐渐爱上了纯正的民乐,“我们做彩蛋的初衷,是怕他们不一定能接受过于正统的曲目。没想到,到了后期,有些观众听到传统曲目眼睛会亮,甚至有意犹未尽的感觉。”


  对于演奏者来说,跨界或是融合,也有自己的底线。张梦坦言,他遇到过有人“点名”让他吹某些过于流行的曲目,被他拒绝了,“每个乐器都有自己的属性,有时候不太适合那么玩。我们需要创新,但不能把传统音乐弄得面目全非,有些东西一定要保留。”乐评人李严欢也认为,迎合,是永远迎合不完的,“传统的根基要守住,创作上的创新要坚持。”上海音乐学院博士、民乐室内乐研究学者张晓东则表示,无论什么形式的创造和演奏,一定要构建中国化的传统。




  记者手记

  民乐正发声


  殷茵


  剧场里,“玲珑国乐”平均每场上座率超过8成;影视圈内,融入民乐元素的流行歌曲或原声音乐,总能以出其不意的方式引起关注;校园里,各种各样的民乐兴趣班报名火热; 网络上,打开视频网站,女孩身穿汉服弹奏琵琶的系列原创短视频受到网友的弹幕追捧……民乐是不是悄然复苏了?未来的普及之路该如何走?


  也许,上海民族乐器一厂的故事,是一个侧影。


  1998年,受历史、文化、经济等多重因素的影响,民乐市场一度低迷,上海民族乐器一厂主营业务一度亏损。但厂长王国振掌舵后,却在整个民乐行业都不景气的18年间,硬是将厂年销售收入从4千多万增长到2.7亿元,年主营业务利润从亏损状态发展到现在利润总额4千多万元,古筝年产量从7千多台增长到8万多台,2016年销量超过9万台。在他看来,乐器不是商品,而是文化产品,只有文化市场繁荣了,乐器才会卖得好。为了普及民乐,王国振办艺校、组乐团、出版书籍、拍摄纪录片,包括“玲珑国乐”,同样有民族乐器一厂的积极筹谋和参与。


  但这些远远不够。打开沪上唯一的古典音乐电台经典947,西洋音乐仍是主打;翻开各大剧场的演出日历,世界名家名团应接不暇。我们不缺热心的剧场、不缺积极的艺术家和愿意尝鲜的观众,但民乐的普及之路依旧任重道远。除了《高山流水》《二泉映月》,我们还需要更多能呼应当代却不追逐时潮的优秀作品,需要更多将自己真正浸润在传统文化中的年轻演奏家,需要更多愿意沉下心来去聆听的观众,更需要一份真正把民乐当作国之强音的文化自信。


订票电话400-8918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