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年前,人们如何看电影?这场音乐会带你穿越百年看一场真正的经典默片《玫瑰骑士》

91年前,人们如何看电影?这场音乐会带你穿越百年看一场真正的经典默片《玫瑰骑士》
时间:2017年12月16日  稿件来源:上海观察 记者:冯倩  李君娜





12月15日,凯迪拉克•上海音乐厅2017音乐季闭幕系列重磅推出,英国启蒙时代管弦乐团特别呈现,理查德•施特劳斯《玫瑰骑士》默片电影音乐与艺术歌曲。本场音乐会将还原1926年默片《玫瑰骑士》首演时的情景,在英国启蒙时代管弦乐团呈现沙龙乐队编制版本的配乐同时,同步在现场播放默片画面,使观众穿越百年,体验当时欣赏默片的滋味。
 
12月14日晚18:30,英国启蒙时代管弦乐团指挥托马斯•坎普和乐团的首席执行官克里斯•伍德黑德接受沪上媒体采访,介绍音乐会的亮点。“这种形式是第一次在亚洲进行,我们也希望可以创造原汁原味的文化。当时的人们是怎么听歌、怎么看电影的?我们想要去为观众解答这个问题。”



理查德•施特劳斯打造经典
 
理查德•施特劳斯是德国浪漫主义晚期交响诗及标题音乐领域中最有影响力的作曲家之一,1900年后,他专心于歌剧创作,写了《莎乐美》、《埃列克特拉》、《玫瑰骑士》等十四部歌剧。理查德•施特劳斯的创作以色彩艳丽、形象生动、手法新颖而著称。
 
《玫瑰骑士》是其创作的一部三幕歌剧,是他最富盛名的作品之一。作品描绘了19世纪中叶维也纳贵族间的浪漫爱情故事,通过跌宕喜剧的故事情节及细致入微的音乐刻画,将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美妙爱情展现在世人面前。歌剧脚本由霍夫曼斯塔尔撰写,创作于1909-1910年,1911年1月26日在德累斯顿首演。
 

由于歌剧《玫瑰骑士》的极高成就,理查德•施特劳斯为他的同名歌剧配乐了默片电影《玫瑰骑士》。他将原先三幕歌剧重新编配,改编成电影配乐。默片电影《玫瑰骑士》于1926年1月10日首演于德累斯顿宫廷剧院,由作曲家本人亲自指挥乐团,首演大获成功,修复过的影片与配乐于2006年在德累斯顿上映。


 
克里斯•伍德黑德表示,施特劳斯是一个非常有成就的作曲家,但他所制作的这部在历史上有很重大意义的电影却很少有人知道,这是一件很讽刺的事情。“影片《玫瑰骑士》高潮部分所用的那一段音乐是非常杰出的,但自此之后在任何电影中都没有再出现过,让人感到非常遗憾。”



“启蒙时代”再现经典


本次演出英国启蒙时代管弦乐团是一支在古乐运动中声誉斐然三十载的巴洛克名团。乐团曾巡回多国演出,包括2000年与南美洲和美国及2003年秋于东南亚的演出,乐团发行唱片达50余张。
 
启蒙时代管弦乐团擅长以复古风格和古乐器演奏从巴洛克到早期浪漫派的音乐,有着传统英式演奏组合的优点:清新、通透、生动、精细、抑扬有致,与其它顶级的古乐团一样,在音准与乐部平衡方面一丝不苟,但又不古板和拘谨。乐团的演奏既忠实于原作又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使启蒙时期的音乐作品重现光芒,观众及乐评家均大为欣赏。
 
Crispin Woodhead透露,本次乐团在演奏过程中也用到了一些原汁原味的古乐器,“虽然它们的制作材料和当时古典乐器的有些不太一样,但它们同样也不是现代乐器,是介于纯古代和纯现代之间的,有着很强的表现能力。当我们使用些乐器的时候,会想要怎么样用演奏形式来表达情感,这也是我们需要思考的内容。”
 
担任演出指挥的托马斯•坎普不仅是一位满载盛誉的演奏家,还是同时代指挥家中最不拘一格的一位。这位全能型的指挥家曾斩获过多项唱片大奖,他将指挥英国启蒙时代管弦乐团——正如当年该默片在伦敦首演时,施特劳斯自己在蒂沃丽花园剧院所做的那样,同时,在影片正式播放前,还将由女高音夏洛特•碧曼演唱理查•施特劳斯至爱的几首艺术歌曲,这些歌曲作为主要活动前的序曲拉开音乐会的序幕。
 
据悉,本场音乐会为亚洲首演,全亚洲仅此一场,名家名团强强联手,将为沪上观众献上一场难忘的怀旧视听盛宴。
 
对话
 
上观新闻:为什么会想到办这样一场形式新颖的音乐会?
 
克里斯•伍德黑德:这种形式确实之前还没有人尝试过,对我们自己来说也是一个非常意外的机会。大家也都知道,目前世界上古典乐器圈子很小。有一次我们偶然见面后,谈论了后浪漫主义时期音乐的一些内容,后来经过讨论,就诞生了这个令人惊讶和惊喜的和默片想结合的形式。另外有意思的是,1926年的《玫瑰骑士》实际上是世界上首部有配乐的电影,虽然大家现在对次已经习以为常了,但是我们认为把它单独挑出来起一个复古怀旧的作用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上观新闻:本次会演奏施特莱斯为影片写的乐队沙龙版本,这个版本和原来的歌剧有什么不同吗?
 
托马斯•坎普:这并非是首次把电影带入到音乐会中,其实一直以来我们都有在和导演以及制作人合作。到20世纪开始,电影才逐渐地从很小众的舞台走到更大的舞台,当时采取的是一种非常小型的形式,只是简单地把电影投映到屏幕上,然后一些音乐家坐在周围进行演出。施特劳斯想做一个特别的沙龙版本,和电影做一个结合,然后他也根据这个情况去做了一个灵活的配乐形式,就算乐团里有几个音乐家不在,剩下的人也能完成表演。可以看出,这种形式一直都是存在着的,我们只是把这种更传统的更小型的形式拿出来,做更现代的版本。我们发现这其实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形式,我的一个同事说过,默片其实和梦想是相互交叉的形式,默片呈现的就是我们的梦想。也因此,我们慢慢觉得应该加入可视化的、动作的元素,而不只是文字,因为文字没有动作那么强而有力。默片和音乐是我们想要推崇的形式,在这个过程中,也邀请到了非常多有名的优秀的行业人士,所以这个成果也是很吸引人眼球的。
 
上观新闻:听说这次表演是完美复制在伦敦演出的情况,请问首演的情况和这一次有什么不一样吗?
 
托马斯•坎普:在规模上比较不一样,首演时在是比较大型的歌剧院,会用整个交响乐团来搭配。但到了伦敦后整个形式有相应的缩减,因为伦敦的乐池比较小,只能容纳15-16个乐手,所以讨论后从交响乐缩减成了沙龙的形式。Woodhead:另外一点,我们有了更多的新鲜血液在里面,我们乐团原来更习惯去演出一些古典乐,比如贝多芬、巴赫等等经典的乐曲,但是我们进行一段时间的消化和搜索,会发现施特劳斯他们的乐曲相对比较现代,也会有很多惊喜的成分。会让大家坐下来思考后,发现原来它们也能展现出这样的东西,原来当时的作曲家想传达的是这样的东西。所以经过这样不断的打磨之后,我们可以把这种相对现代的形式拿出更多力量来带给观众。
 
上观新闻:听说启蒙时代乐团没有固定的指挥?为什么这次是kemp来担任指挥呢?
 
克里斯•伍德黑德:我们乐团确实没有常驻的指挥。这是有历史原因的,当时在1980年代有一场表演,本来安排了一个指挥,但是这位指挥突然说他来不了,大家都觉得这场演出会泡汤,结果这些乐手非常坚持,认为没有指挥也要完成这场表演,并且最后他们完成了。后来这个事件逐渐成为了一个习俗,但是我们还是会有几个合作比较多的指挥,大概有6位左右,我们可以合作1-2年,也可以随时换一个指挥,这是一种非常特别也很灵活的合作方法,也形成了我们现在的叫做“自我指挥”的表演形式。今年2月份在美国西海岸,有一个以贝多芬为主题的演出,当时我们也是找了一个主要的乐手以及一个小提琴手,由他们自己完成了这场演出。关于这次为什么是Kemp担任指挥,其实他当时就有针对这场演出专门去做相关施特劳斯所做配乐的搜索,两个月前才刚刚完成。每次演出我们都想找到一个熟知艺术家音乐的人选,并且他愿意做出这样的投入,Kemp本身就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艺术家,同时他对施特劳斯的了解也是专家级的。另外,我们也希望每次演出都能呈现出当时原汁原味的风貌,我们会投入几个月甚至更多的时间去做地毯式的搜索和了解。Kemp他就有根据原版本更新出许多新版本,因为原版本其实也有很多错误,也有很多看不懂的地方,所以我们必须投入非常多的心血去看文章、去和专家合作,去呈现更好的作品。
 
上观新闻:亚洲的首场以及唯一一场都在上海。为什么?
 
克里斯•伍德黑德:首先契机是上海主动提出了想要合作的兴趣和意愿,于是我们一拍即合。事实上,能够找到感兴趣的合作方是很难的事情。比如我们之前做这个《玫瑰骑士》时,很多欧洲的合作方都没有听说过这部电影,也根本不知道施特劳斯是谁,怎么演奏的,他们对于这方面的知识很有限。因此在合作的时候我们觉得如何去展现我们想要表达的东西非常难,所以这就是为什么遇到上海这样主动的合作方,我们会一拍即合。当然这对于上海来说也是一个非常勇敢的举动,因为他们敢于主动尝试不被别人熟知的形式。


订票电话400-8918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