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传统面向未来,中西艺术形式始创“奇异新古典” 看似“杂烩” 实则“交响”

让传统面向未来,中西艺术形式始创“奇异新古典”
看似“杂烩” 
实则“交响”


时间:2018年3月8日  稿件来源:新民晚报 记者:朱渊


中国传统的民族音乐、技艺能否走入未来?能否与日新月异的现代科技兼容?上海音乐厅昨天透露,尝试将中国传统音乐融合其他艺术门类跨界融合的“乐∞”(乐无穷)已进行到第三季,并达到了100%原创率。无论是用唢呐吹出中国电音的《丝路狂飙》、对水而歌翩翩起舞的《水腔》或是钢琴、小提琴、萨克斯组成独特的“奇异新古典”,都是中国音乐人铆足劲道让传统步向未来的脚印。


唢呐吹出电音


很长一段时间,提起唢呐,人们脑海中率先浮现的是农村婚丧嫁娶的场景。因为一部《百鸟朝凤》,唢呐被更多人所了解,却也更固化了这一想象。胡晨韵不知道这对唢呐而言,是福是祸,但却更坚定了他“要还原唢呐这一音乐神器”的斗志。

“电影《百鸟朝凤》中有个场景,是唢呐遇到别的西方乐器,比拼了一番,黯然收场。”作为一名唢呐演奏家,胡晨韵有些不服气,“那是他们没有完全掌握‘使用方法’。”同时也在思考:“唢呐怎么能只有一部《百鸟朝凤》呢?”

唢呐源自波斯,是随着丝绸之路步步为营迁徙至此,其中变换了许多姿态,拥有了更多能耐,“它不是只能吹喜庆的曲子,它也能委婉、也能深沉、也能表达丰富情感的。”在胡晨韵的《丝路狂飙》中,唢呐将成为摇滚乐队的“主唱”。

《空灵回声》《恒河不息》《大漠狂沙》《阳关古道》《戈壁遐想》《黄土情歌》《梨园绝响》《凤舞九天》《海上狂飙》等多样风格的曲目,让唢呐之声引领人们重走丝路,沿着波斯起源,一路展现不同的风土人情,特色音乐风格,让观众更多地了解唢呐的魅力,拓宽对这件乐器的印象界限。


舞蹈“对水而歌”

“古老的湘西人民,对着河水唱出自己的思恋和情话,他们相信流淌的水流可以把这份情感带到河流另一端的爱人身边。”《水腔》导演、青年舞蹈编导彭涨,出生于湖南湘西土家族,专注于以舞蹈剧场的形式重新呈现中国西南少数民族仪式音乐舞蹈,他把“对水而歌”的古老仪式赋予当代意义。


在他看来,“水腔”是湖南湘西(苗族)的一种歌调——以水流寄情思的歌。之所以创作这台音乐舞蹈剧场《水腔》,彭涨觉得:“作为都市人,当代人,我们站在一个最好的时代。我们物质充盈,我们有很多选择性。任何需要的信息和资料都可以信手拈来,可是很多时候我们又把获得的东西轻易地抛在一边。我们努力实现自己的愿望却对镜子里的自己那么陌生。创作《水腔》,无关宗教和信仰,而是一种态度,一种让我们在浮华的都市和当下,可以从剧场觉知并慢慢延展至我们生活的一种‘专注’和‘凝视’的仪式感。”


《水腔》由凯迪拉克•上海音乐厅委约制作,将西南少数民族的音乐舞蹈以剧场表演的方式,来呈现身体律动与音乐对话,整场演出融合吟唱、小提琴、钢琴、打击乐、舞蹈等艺术形式,给观众提供一个静默的时刻,抛开音乐厅之外的繁华纷争,寻找观众自己内心的那条河流,倾听自己的心跳,回望内心最初始的地方。


此外,“奇异新古典——贾然、丹尼尔•罗恩、海瑞佩德•阿拉卡扬跨界三重奏音乐会”,将以钢琴、小提琴、萨克斯组成独特的“奇异新古典”,演绎大卫•德波尔•坎菲尔《勃拉姆斯风格三重奏》,以及改编自斯特拉文斯基《士兵的故事》。此外,他们还将演奏改编自美国著名作曲家乔治•格什温的几首爵士乐经典之作,如《我找到了节奏》、《夏日时光》等,进行一次风趣别致的当代音乐之旅。

 

订票电话400-8918182